心肝番外祖宗 小说---龙山文学

79 Views
祖宗 小说||-龙山文学


祖宗作者:洪 鸿

儿时挺要好的一个伙伴从老家农村来了北京朴秀彬,想请大医院的专家诊治他那被打断了的右腿。
我问他腿是怎么断的,儿时的伙伴给我讲了一个故事。
麻柳村的人一个姓,都敬祖宗的。谁家有个大事小事,都必定到村头的祠堂里献贡烧香。一到清明,全村的男女老幼,都会在族长兼村长的老黑带领下来到祠堂,冲着祖宗牌位和一座似鸡的神像磕头作揖,祈求祖宗保佑麻柳村风调雨顺,四季平安。
根伢这小子却是天生的忏逆,这种忏逆在他小时候便表现得很充分,他常在人们磕头的时候溜出去,独自一人自玩泥蛋捉蚂蚱,这便引起了族人们的不满。哪知有一回,这小子竟从野鸡窝里掏来几个鸡蛋,用火烧了吃,那一次,老黑便差点把他打死。要不是他奶奶护着,可能便真的打死了。
麻柳沟的人说:“活该,这小子不敬祖宗呢!”只有根伢他娘还会偷偷地哭。根伢他娘偷偷哭的时候,他父老黑便冲她直吼:“哭个球!他小子连祖宗都敢冒犯,活该!”
野鸡的蛋是能吃的么? 野鸡是麻柳村的神物。据老人们讲,他们的祖先不知是哪个朝代的官,受了奸人的害,逃到这里来避祸,不知怎的惹上了蜈蚣精,派出千万条蜈蚣来咬祖宗,正在危急时,天上的神仙昴日星君派出几十只如凤凰般的野鸡下凡,将那些蜈蚣啄食得干干净净,救了祖宗的命。祖宗便立誓保护这些野鸡,并且mc肆,昴日星君在麻柳村的祠堂里,也有了一席之地。
这小子,连野鸡蛋都敢吃!一想起这些,老黑便哼哼地生气。 挨了这顿狠捧以后,根伢倒老实了很多,没有再去冒犯祖宗了。心肝番外 后来,根伢便读书,在村里读了几年民办小学,又纠缠着老黑把他送到山外姨娘那里,读了初中和高中。回来后宫妃清丹,根伢便成了村里的文人,那些连小学都没毕业的族人们,一有了事也肯找根伢商量,他们渐渐地原谅了偷吃野鸡蛋的事:那时他毕竟还小嘛 !

村里也不是世外桃源,族人们也用农药和化肥,那是根伢到山外购买邓秋婷,并雇人用独轮车推回村来的,天上偶尔掠过一架飞机,他们也全都会仰了头看。他们喜欢听根伢讲些山外的稀奇事,但他们对根伢的话并不全信,比如他说的什么“改革”,改?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也敢改么?于是根伢只要说到这两个字,便会招来老黑的一顿臭骂,连最疼他的奶奶,也要唠唠叨叨地数落一阵。有次,根伢从姨娘那里回来,找老黑商量说:“父,我想养野鸡哩!”
“啥?又想挨揍?”老黑警觉起来。
“不是王妤涵,我想,山上的骚狐和豺狗多,它们要吃野鸡呢!我把野鸡抱回家来养,免得它们受骚狐和豺狗的欺侮,老祖宗不是让我们照看着野鸡吗仙府奇缘?”
老黑想了想,也是,这几年的野鸡的确不如以前多了。但又警告说:“你小子少打什么歪主意!”
于是根伢便砍来毛竹围成栅栏闪光灵程,从山上捉些野鸡喂养起来,每天晚上还端了猎枪防着骚狐和豺狗。那些野鸡在根伢的照料下繁殖得很快,没到一年就满栅栏扑腾。老黑开头还满腹猜疑,看到根伢对野鸡这么好,也便放下心来。
这样过了三年。 这三年里,根伢挺老实,除了干活,便照料野鸡,且再也不谈什么“改革”。
族人们对根伢的看法大为改观:“嗯,不错大白鲨大报复,这样子才对得起祖宗呢!”每当听到这些,老黑心里便甜甜的,比喝了二两烧酒还舒坦。 那天早晨,老黑照习惯喝了二两烧酒,推开门时,门外早站满了族人,一个个瞪着血红的眼。 “根伢拿了野鸡到山外卖钱呢!”一汉子愤愤地说。
“啥?”老黑的眼一下子红了,还没来得及说下句,就听得根伢他娘一声凄厉的叫,扑向人群中五花大绑的根伢。 “无凭无据的,你们……你们”根伢的奶奶颤巍巍地拄着竹杖出来说。 族人中有人拎出一只竹笼放在老黑面前,里面是六七只色彩鲜艳的野鸡,两个汉子越过老黑冲进根伢的屋里,不一会拿了厚厚一叠钱出来 ,扔在笼边坐壁观宅斗。 人群中有人问:“你是族长,你说该咋整?” 老黑的头脑一阵模糊,嘴里下意识地说了“族法处置。”……
说到这里,儿时的伙伴眼睛一阵黯然。
“后来呢?”
“后来,根伢的奶奶到祠堂烧香烧纸谢罪,不小心引起了大火,她也在那场火中被烧死了,族人们都说是根伢那杂种不敬祖宗的报应。”
“后来呢?”
“后来老黑便常喝醉酒,一醉酒便骂人,他醉酒骂人的时候林正宏,根伢他娘便哭。”
“后来呢?”
儿时的伙伴低着头,轻抚着自己空荡荡的裤管行动代号捕狼,喃喃道:“后来……后来……”

作者简介: 洪 鸿,安徽太湖人,梁天云现定居北京,供职于中央新闻媒体从事记者工作。系中国作家协会纪实文学研究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1986年开始文学创作,迄今出版发表过小说、纪实文学、散文、杂文等各类作品500余万字。业余时间研究纪实文学。


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转载请注明:金默玉 >> 全部文章 » 心肝番外祖宗 小说---龙山文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