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岁清明熊盛元∣新诗夹缝下的旧体诗词(一)-雅集文化

88 Views
熊盛元∣新诗夹缝下的旧体诗词(一)-雅集文化

新诗夹缝下的旧体诗词(一)
 熊盛元先生在江右诗社戊戌蕲春年会上的讲话

我在江右年会上一般讲的是关于江西诗派比较雅一点的内容,今天换一个题目,讲讲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的民国时候和建国之后的诗词。
建国之后我们的执政党论断“诗应该以新诗为主,旧诗可以写一些,但不宜在青年中提倡”,这是1957年毛泽东给《诗刊》的主编臧克家的一封信里的话。建国之后的中国现代文学史,一般来讲,都把新诗放在最主要的篇幅上,而像唐弢编的《中国现代文学史》,则对旧诗根本就不屑一提。因此,有必要对此进行反思,所以我特此对中华民国建立以来吟坛几次大的事件作一次回顾。
1914年,南社的领袖人物柳亚子先生写了一组学杜甫《戏为六绝句》的《论诗绝句》。其中第二首云:“郑陈枯寂无生趣,樊易淫哇乱正声。”认为以郑(孝胥)陈(三立)为代表的同光体、正统学宋诗的、一闽派一赣派的诗人领袖,皆“枯寂无生趣”; 而以樊(增祥)易(顺鼎)学张之洞的唐宋兼采派,更是“淫哇乱正声”,对他们全盘否定。接下来他很自负地说:“一笑嗣宗广武语,而今竖子尽成名”,用阮嗣宗“时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之典新明史,言外之意是:环顾天下诗人,除我南社,除我柳亚子之外,其他都是“竖子成名”。柳亚子此诗等于是一篇向同光派挑战的宣言。我们知道,民国建立之后,乃至三十年代,吟坛几乎都是江西诗派、同光体的天下,而柳亚子却对此不屑,遂发此檄文,欲向传统宣战。
1916年,无产阶级的领袖人物陈独秀先生又在《新青年》杂志上发表了一篇最著名的文章《文学革命论》,他先回顾了几千年的文学史,认为中国传统诗歌“际兹文学革新之时代,凡属贵族文学、古典文学、山林文学,均在排斥之列。贵族文学,失独立自尊之气象也;古典文学,铺张堆砌,失抒情写实之旨也;山林文学,深晦艰涩,自以为名山著述,于其群之大多数无所裨益也。”这是陈独秀的观点,正因为如此,他提出了三大主义,推倒什么,建设什么,即“推倒雕琢的、阿谀的贵族文学,建设平易的、抒情的国民文学”;“推倒陈腐的、铺张的古典文学,建设新鲜的、立诚的写实文学”;“推倒迂晦的、艰涩的山林文学,建设明了的、通俗的社会文学”。陈独秀的观点虽然比较激烈,他本人也搞创作,但他走的还是宋诗的那条道路,风格与郑、陈那一派更接近。比如“目断积成半钵泪,魂销赢得十篇诗。相逢不及相思好,万境妍于未到时”,是步苏曼殊《本事诗》的原韵伏羲骨。他在日本的时候偶然遇到落拓漂流、从小就失去母爱的苏曼殊。苏对汉文了解不深,拜陈独秀为师。早期苏写了十首《本事诗》,请陈独秀修改,其原诗为“乌舍凌波肌胜雪,亲持红叶索题诗。还卿一钵无情泪徐忠德,芈原恨不相逢未剃时”。苏曼珠的感情是非常丰富的,虽然已经剃度出家了,但对爱情方面还苦苦追求。其诗第一句用日本典故,“乌舍”者,日本传说中之女神也达人秀安澜,就如我们中国的洛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他心中的这一个女子长得太美太美了,就如当初的凌波仙子。第二句说这位绝代的女子亲手拿着一片红叶请苏曼殊题诗,苏一想自己已经出家了,只得“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这首诗明显是从张籍《节妇吟》“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化来的,具唐人的味道,以兴象、灵感取胜,很有诗人的气味。陈独秀先生步其韵,写得特别有深度,走的是宋诗的路子流线体的意思,以寓理、说理为主。“目断积成半钵泪”斗鱼杨博,你望穿秋水,岁岁清明你的泪水就渐渐地积成了一钵,“魂销赢得十篇诗”,你销魂之中终于写就了十首本事诗。下面两句特别好:“相逢不及相思好,万境妍于未到时”,劝苏曼殊不要太多情了,认为你与其再一次跟百助枫子相逢,重归旧好,还不如把这种美好的回忆铭刻在自己的脑海中,永久的相思比再一度的相逢境界更好,为什么呢?下面他用了一个特别好的句子:“万境妍于未到时”。所有的境界最美最美的就是那一刹那“未到时”,譬如登庐山时,你特别向往的是五老峰,但一旦登上峰顶,也许会觉得不过如此而已,其实,所有向往的美好都是在追求之中。陈独秀虽然反对传统的贵族文学、山林文学,但他本人的诗更近于中国传统,特别是宋人之诗。苏东坡和李太白写庐山,太白是唐人的风格:“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而苏东坡的“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则是寓理的,蕴含理趣的。所谓“当局者迷太乙天寰录,旁观者清”,你之所以对庐山真面不太清楚,是因为“只缘身在此山中”。我觉得宋诗跟唐诗比较起来臭美网,风格虽然不同,但所寓的哲理反而更深了。你看,曼殊和尚的“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韵味诚然很美很隽永,有唐诗的绝代风华之致。而陈独秀先生的这两句则寓意更深:“相逢不及相思好,万境妍于未到时”。我们建国之前多少先烈都希望建成一个民主的、自由的、平等的社会,但革命成功之后,回头一看,才发觉“未到时”多美,一旦到达了,怎么样?不是反而觉得怅惘若有所失么?这种寓意实在太深太深啊。所以我觉得走宋诗这条路子还是很不错的。
第一篇宣言是柳亚子先生,反对同光派,反对吟坛主流,第二篇是陈独秀的《文学革命论》,反对一切的传统。再看第三篇,胡适之先生在美国留学的时候,特地写了一篇《文学改良刍议》,他的观点比起陈独秀可能就更加激烈了,虽然就题目来讲,陈独秀显得更激烈些。陈是“革命”,而胡是“改良”,但是胡适之先生要求推翻传统的心境比他更激烈,他说:“当前的文学改良须从‘八事’入手,一曰,须言之有物。二曰,不摹仿古人。三曰,须讲求文法。四曰,不作无病之呻吟。五曰,务去烂调套语。六曰,不用典。七曰,不讲对仗。八曰,不避俗字俗语”。胡适之先生一边提出他的主张,一边也大胆尝试。并出版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一部新诗集《尝试集》托马斯戴利。诗歌的发展史上、现代文学史上,谈到第一部新诗集,以前都说是郭沫若的《女神》,其实最早的还是胡适之的《尝试集》。《尝试集》里大量的作品有一个特点,跟古代不同金圣爱,古代没有标点符号,一路到底,他却是分行排列。比如他著名的一首:“天上风吹云破/月照我们两个/问你去年时/为甚闭门深躲/谁躲?谁躲/那是去年的我”,根据他创作的理论,确实完全是俗字俗调鞠兴浩,而且是分行排列。他讲不模仿古人,但是这首却完全是照抄古人的。北宋南宋之交有个叫向滈的词人,有一首《如梦令》,几乎和胡适的这首辞句完全一样:“谁伴明窗独坐,我共影儿两个。灯烬欲眠时,影也把人抛躲。无那,无那,好个恓惶的我。”胡适的尝试,等于是抄了古人的一首词。也许你会说,胡适是偶然跟古人暗合,但我不太相信。他在北大讲课的时候,编了一本《白话文学史》,偏偏就列了这首词。胡适之所以将自己的诗集名之曰《尝试》,是化用陆放翁的一句诗:“尝试成功自古无”。在这个新的时代,你要创作出一种新体,像当代李子所创造的那种诗,其实走的还是胡适之的这条路。很通俗,很多口语,但古人早就有大量的此类诗,如果你翻一下刘永济的《唐五代两宋词简析》就知道了。他把词分为几个流派,其中一种就是通俗油滑的。现在很多人自认为尝试成功了乡音乡情简谱,但未必能被广大读者认可,正如陆游所说,“尝试成功自古无”!胡适之先生不相信,他要尝试,但是最终历史作了结论,他的尝试并没有成功,还是证明了陆游那句话正确。

雅集文化
微信号:yajiwenhua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简介:诗词 | 国学 | 传统文化

CREAYOR造物者
微信号:zwzhe2015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简介:设计 | 手作 | 非遗 | 生活 | 文创


园冶
微信号:Yuan____Ye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简介:山川 | 草木 | 古建 | 庭园| 民居

转载请注明:金默玉 >> 全部文章 » 岁岁清明熊盛元∣新诗夹缝下的旧体诗词(一)-雅集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