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柔青龙峡神秘龙瞎虐泉faker,背后居然是中国代练少年...-联盟助手哥

69 Views
神秘龙瞎虐泉faker,背后居然是中国代练少年...-联盟助手哥

今晚是S5赛季的最后一天,这是很普通的日子,但在lol玩家眼里却是不平凡的一天。
斗鱼TV,一个名为“S5赛季国服第一之争”的房间人数爆满,并且还在以一个恐怖的数字往上增加。
“观众老爷们,现在北京时间是夜间十一点,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就是dopa的最后一局了!”小智没有往日里的嬉皮笑脸,反倒是有些沉重。
原因无它,自从韩服路人王dopa在国服登顶后,又打算用小号打上国服第一。现在坐镇第一位置的是RNG战队的核心打野mlxg,紧随其后的便是dopa了。
两人rank分差距细微,只要这最后一局dopa赢下,那么S5赛季国服第一的位置,将再次是韩国人的。
dopa已经八连胜了,无数中国职业选手都前来狙击他,不让其登顶国服第一,可无一全都失败了。至于演?不止是中国,就连其他国家都在看好戏,没有谁会丢这个丑。
无人能挡,没有人能够与之匹敌,甚至就连排行第三的兮夜,用最擅长的安妮、妖姬都被dopa戏耍,一度让国内中单选手产生了恐惧的心理。
“中国电竞衰败,一年不如一年明朝木工皇帝,笑看今年韩国棒子登顶国服第一股民大家庭。”
“职业选手们都别怂,刚正面啊!”
“好气啊,都得了恐韩症吗?”
直播间里无数玩家议论纷纷,主播小智也没有制止,任凭争吵。现如今dopa已经和mlxg排到,两人在对立方。
小智喝了一口啤酒,严肃说道:“dopa已经选下了卡牌大师,希望麻辣香锅能够缠住dopa,频繁gank给予压力,只要不让dopa支援起来,那么……”观众玩家们赞同这一点,只要针对得当,还是有机会的。
话音刚落,在mlxg这边的一楼突然秒选了打野英雄——恶魔小丑!
“草,这人煞笔吧,抢麻辣香锅的打野?”
“这一楼是谁?拿个小丑去打野,这是来搞笑的吗?难道是韩国棒子的演员?”
“完了完了,最后一点希望都没了,这局要跪,dopa这个棒子要登顶国服了。”
原本唯一的希望,就是寄托在mlxg这名优秀的打野选手身上,而现在却被一个不知名的路人玩家抢去了打野位置,这最后一局,恐怕要归dopa赢下了。见此景,甚至有不少人偷偷叉掉了网页,不忍心再看下去了。
而mlxg本人也皱起了眉头,打字询问:“一楼秒选小丑,几个意思?要不我们换一下,我来玩小丑,你要什么英雄?”
“是啊,让麻辣香锅去打野吧。”
“这一局不能输啊,dopa的卡牌很屌的。”
其他排到的队友也纷纷劝告起来,毕竟他们都通过好友告知,dopa排在了对面,谁都不想这紧要关头,最为关键的一局被搅了局。
可无论怎么说,这个一楼路人玩家都不曾开口,他不打字说话,就没有人知道他的ID,所以mlxg也拿捏不准这个人是谁,若是老前辈,他也不好轻易得罪。
mlxg再次打字:“一楼在吗?我们换一下英雄行吗?”
许久,这个秒选恶魔小丑的神秘玩家,此刻终于打出字:“你是医道天下?”
你!是?!
问了这么久就得到这么两个字?!
不止是mlxg,就连其他玩家都差点背过气去,都打到这个分段了,居然还有人不认识mlxg这个国服排行前几名的选手?
可等到mlxg注意到一楼的ID之时,他有些摸不着头脑了,他也不怎么认识这个ID,貌似就没怎么排到过这个人?
很奇怪,一般到了这个分段,几乎人人都互相认识,这么脸生的一个玩家,mlxg还真没见过。
于是他随手把这个叫做“随风散”的ID复制一遍,然后去盒子里查看了。
然后他就被眼前的一幕给震惊到了,一页连胜的他见过,但一页全是红色战绩连败的……他还真没在这个段位看到过几次!
“不是吧,这哪来的坑比,玩我呢?”mlxg欲哭无泪,这个八连跪的坑比竟然抢自己的打野位?
其他玩家也反应过来,都齐齐吐槽不已,想必也是查了一下这个“随风散”的战绩。
兮夜打字道:“哥们,这个时候练英雄……不合适吧?”兮夜这么说也不是没有道理,在盒子战绩上,一楼从头到尾就没玩过恶魔小丑这个英雄。
对此,一楼也没有任何回答,就好像屏蔽了所有人似的。
mlxg强忍着退游戏的冲动,选了一个布隆去打辅助位,这个举动无疑又轰爆了所有观众的脑神经。放着国内优秀的打野选手不给打野位,而是让其暴殄天物地跑去打辅助……
兮夜有些紧张,对于这种关键局,他几乎是当做职业联赛来对待了。犹豫了一会,他终究还是没有选择玩劫、小鱼人这种比较克制卡牌的英雄,而是选下了他的招牌英雄——黑暗之女安妮。
待到所有人都确认完毕,符文天赋调整好了之后,正式进入了这场没有悬念的碾压局。
“咦,这个小丑是想干什么?”小智好奇的将镜头给向小丑。
不止是他,正在观看直播的绝大多数玩家们也发现了异常,小丑在蓝色方的红buff处埋下了四个盒子之后,立马调头就跑,来到了上路的蓝buff所在地。
小智惊讶道:“这小丑有套路啊,双buff开局?”
“双buff开局我们都知道,但这个……”
“虽然不知道这小丑在干什么,但总感觉很弱智的样子。”
“智哥,你身为一名专业的解说,能告诉我们小丑的这种举动是什么意思吗?”
有不少观众都没明白,没办法,毕竟小丑这个英雄很是冷门。小智陷入了回忆当中,记得恶魔小丑这个英雄火爆的时候,还是S1、S2时期,因为版本的变更,这个英雄逐渐的被人遗忘。
小智思考了一会,片刻后沉声说道:“观众老爷们,这的的确确是真正的双buff开局,但具体怎么要怎么做,咱们马上就能见分晓!”
正因为恶魔小丑的这个举动,让解说小智多给了他一些镜头,观众们也很少有人说话了,大部分都在认真的观看,他们都很想知道,小丑这种举动到底是想干嘛。
时间流失很快,小丑刚走到上半部分野区,蓝buff已然刷新了,在上单波比的帮助下,小丑很快就拿下了这个蓝buff。
与此同时,小丑身上突然又多出了一个红buff易图网,小智连忙将镜头切换,只见下路的卢锡安和布隆正在打着红buff小怪,而大怪早已是一具尸体了。
“想必大家都清楚了,小丑先是在红那里埋下四个盒子,然后再跑去让上单帮他打蓝,而下路的两人帮他打红。”
说到一半,小智喝了口水继续说道:“在前期,四个盒子的攻击力可是很高的,只要等到红buff大怪快要死的时候,下路两人停手让小丑的盒子打死,这就是小丑双buff开局。”
“666,这个套路有点脏。”
“看来这小丑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菜嘛。”
“不管怎么说,这个套路我学到了,下次打排位试试!”
小智淫荡的笑声响起:“观众老爷们不要盲目跟风,小丑的这种开局是需要队友默契配合的,如果不是高端局,估计你那精心设计的红buff,恐怕一不小心就被ADC或者辅助给拿到了,嘿嘿……”
这样做的好处有不少,第一,节省了前期打野怪的时间。第二,下路两人也吃到了红buff小怪的经验,上线后会占到一些初期的经验优势。
看到波比的血和蓝都少了一点点,紫色方的上单泰坦笑了笑,他已经猜到这个小丑是蓝开了。既然如此,那自己就得小心了,免得阴沟里翻船,一级就被抓的滋味可不好受。
小丑尽管拿到了双buff,可经验却不足以升到三级,两级的他加了一级Q技能,没有任何犹豫的就朝中路走去。
这个动作让小智脸色一黑,“这个小丑还真是不能夸,妈的,两级就去抓dopa,当人家这么好抓?”
小丑绕了一下路,走到敌方四幽灵野怪处,Q技能用出,身影一闪就穿墙而过,在隐身状态下,大摇大摆走到了dopa的卡牌屁股后面。
小丑的操作很简单,先是在dopa的卡牌身后埋下一个盒子,而后直接一刀普攻砍出,细心观察的话,他是从卡牌的背后下手的,在被动的加成下,伤害有所提升。
“蓝开二级就来抓我,有意思。”dopa不由有些嗤之以鼻,不慌不乱往后退,与此同时也快速开始切牌。
在dopa切牌的时候,兮夜的安妮已经走进Q技能的施法范围了,只要他能够眩晕住dopa,恐怕就要交代一个闪现在此!
叮!
黄牌精准无误落在小丑身躯上,眩晕效果产生,dopa咧嘴一笑,可他发现自己的移动速度变得异常缓慢……
“红buff?!”dopa瞪大了眼睛:“不对,是双buff!”
我才一级,他哪来的双buff?dopa怎么都没想明白,可眼前的紧急情况已经容不得他过多思考了。眼看着安妮即将要Q到他之际,dopa一咬牙,毅然选择交出闪现。
“漂亮!抓出dopa闪现,同时也打掉了一些血量,这样一来兮夜的压力就会减轻很多了!”小智激动的吼了一嗓子。
虽然在这大半夜,不少观众被小智突如其来的一声大吼给吓到了,但却没有人有丝毫抱怨。
“以为这样就能吃死我了么,天真的中国猪。”dopa冷哼道。他知道这样下去会一直被压,索性直接回城,快速买上一个真眼,随后传送上线,刚好将塔下的一队小兵收入囊中。
小丑也没继续蹲他了,他跑到敌方的野区,隐身进草丛,不知道是运气,还是猜测,恰不巧盲僧快把红buff给打完了。dopa打了一个信号,示意盲僧小心点。
“这要是能反掉我的红,我直播硫酸泡屌。”盲僧暗自想道。一般情况下来说,盲僧这个英雄Q惩戒Q这种简单的连招,简直是拿buff、龙的神技。
天音波!
惩戒!
哗的一声巨响,突然再次一个惩戒落在红buff身上,而盲僧的二段Q【回音击】已经按出了,却还是被小丑抢先一步!
“我操,这个惩戒简直是抢野的精彩镜头。”小智自然看出了其中的端倪,他喝了一口啤酒说道:“不是盲僧的Q惩戒Q速度慢,而是这个小丑对时机的精准把握度太牛逼。”
反红,升到三级,虽说小丑没有Q技能了,但同样的盲僧也没有什么其他技能,都用在这个红buff身上了,看着小丑带着buff潇洒离去的背影,盲僧一阵后怕。
还好没把刚才的心里话说出口……
可他却是不知道,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每当他在野区刷一下野怪的时候,中途总会无缘无故蹦出一个小丑,各种骚扰让盲僧苦不堪言。
当他想去gank波比的时候,路过上路三角草踩到了一大堆盒子,以及一个小丑的身影。
一血,就此产生!
比赛进行到七分钟,dopa抓住一个机会,赶紧往下路的方向跑去。
兮夜也不是吃素的,也料到了dopa会开大支援,可还是慢了一步,他只能疯狂的打着信号,示意下路两人快撤。
“再见,安妮。”
dopa轻声呢喃道。他手指已经搭在了R键上,随时准备开启大招。
眼见卡牌即将飞往下路,可自己却无能为力,就当卡牌准备再往前走两步然后开启大招【命运】之际,兮夜眼睛一亮,他看到了一个不起眼的盒子。
以及,一个小丑悄无声息的蹲在了卡牌的身前……
“什么情况?!”dopa双目瞪得滚圆惊宋 。
盒子恐惧效果触发,零点五秒的控制时间过去,小丑立马给上E技能【双面毒刃】,减速效果产生,即便dopa在慌乱之下用黄牌定住了小丑,可却对身后的安妮无能为力!
闪现!
咻的一声,兮夜交出闪现,萝莉音呐喊提伯斯拼塔安,而后其他技能也紧随而后,就连引燃也挂上了。
看着自己卡牌死亡,dopa一脸懵逼,到现在还没想明白,这个小丑为什么会提前埋伏在这里?!看着恶魔小丑默不作声离去的身影,dopa有些恍惚。
他,究竟是谁?
中国什么时候有这么厉害的打野玩家了?
在接下来的二十分钟里,小丑看似不针对dopa,一直在gank其他路,又时不时在敌方野区骚扰盲僧,可每当dopa想要去gank或者支援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个小丑出现在他身边。
并且,这是一个拥有水银饰带的小丑……
dopa望着电脑屏幕上的失败两个大字久久不语,甚至连叼在嘴里的香烟是反方向的都没意识到。
“这小丑绝对是厂长的小号!要不就是和麻辣香锅换号打!”
“你见过厂长还有mlxg玩恶魔小丑这个英雄的吗?”
比赛结束后,直播间内在许多666的刷屏中,也出现了不少的争议与猜测,可所有人心里其实都清楚,这个小丑绝对不是等闲之辈。可以这么说,这一局完完全全就是他一个人的carry和表演!
EDG俱乐部。
“我草,厂长你来看一下,这个打野是哪个选手玩的?”一名短发斜刘海青年不顾形象的大喊大叫。
被叫做厂长的青年疑惑的走了过来:“扣肉,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的?”
“你没看直播你是不知道,有个路人抢了麻辣香锅的打野位,玩的还是个冷门英雄小丑,就这样,他竟然把dopa给吃死了,全局都在carry,我敢说,这绝对是一线职业水准!”扣肉激动的有些语无伦次。
厂长打开盒子查询了一下战绩,眼前一片红色的失败让他眉头一皱,紧接着他点开了方才唯一的一场胜利。
扣肉在其一旁说道:“这个小丑微操一般般,但意识和大局观非常厉害,职业圈里会玩小丑的就那么几个,但没有谁能玩的这么精髓。”
厂长站起身来,头也不回的说道:“你加他好友,时刻留意着。我去查一下,如果有希望,可以把他邀请到我们EDG来。”
不仅仅是EDG,其他几家俱乐部也同样如此,一时间,职业圈内暗流涌动,私底下都在查这个恶魔小丑玩家是何人。
而在一栋不起眼的居民楼内,望着屏幕上的加31胜点,少年甩了甩有些酸痛的右手。
“还是小丑这种英雄比较适合一只手玩啊。”少年喃喃自语。他低头看着怀中的婴儿,咧嘴笑道:“上班时间我偷偷玩游戏的事,你可不要告诉你妈妈哦。”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他的左手,一直握着奶瓶,从未间断……
砰的一声,门开了。
一名二十来岁穿着性感的女人看着眼前的画面,怒火中烧,指着少年大骂道:“苟小云你又在玩电脑?你就是这样照顾我儿子?!赶紧滚蛋!”
“这几天的薪水能支付给我吗?”苟小云眨巴着大眼睛问道。
“滚!”
苟小云沮丧的离开了,他又失业了。
在这暑假期间,苟小云从事了很多奇葩的工作,就连带孩子这种事都干了,可却连续被炒了四次鱿鱼,而原因也只有一个——上班时间玩游戏。
苟小云低着头走在街上近畿小子,摇头叹气:“诗琪那妮子买电脑的钱,到底该去哪赚呢……”
“好像做代练能挣钱,要不……我试试?”
这个想法刚冒头就被苟小云给掐断了,代练能赚钱这种事他也只是偶尔听人提起过,至于究竟是不是那么夸张……
说实话,苟小云是不怎么相信的。
“距离开学只有十三天了,一台普通的笔记本电脑怎么说也要好几千……”苟小云眉头紧锁,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
不过只要他脑海中一想到那个邻家妹妹的身影,苟小云便逐渐的露出笑意,呢喃道:“只要能够让诗琪开心,自己努力一点的,忍住玩游戏的想法还是没问题的。”
苟小云嘴里念叨的诗琪姓林,是他从小玩到大的邻居,两人的父亲是拜把子的铁哥们,所以林诗琪和苟小云两人的关系,用青梅竹马来形容也毫不为过。
走过大街小巷,临近小区,有些人用怪异的眼光打量着苟小云,这些居民都认识他。
以前的苟小云挺出名的,毕竟是当地赫赫有名的网瘾少年,为了玩游戏,逃课往网吧一坐几个白天黑夜那是经常的事。好在随着年龄的增长,年满十八的苟小云没有以前那么夸张了。
“那孩子又这么晚才回来,肯定又跑去网吧了。”
“哎,苟致远也是造孽,生了这么一个没出息的儿子。”
听着耳边碎碎念的言语,苟小云完全没当做一回事,一副没心没肺嘴角挂着阳光般笑容的样子,实在很难让人把网瘾少年这四个字和他关联在一起。
苟小云回到家后,他母亲王慧琴正在看电视,见到苟小云,她有些生气,邱小冬“小云啊,你怎么又这么晚回家?”
“也没什么,就是多玩了一会。”苟小云回应道。
王慧琴眼中充满担忧之色,说道:“以后没事就别出去瞎玩,家里有电脑还老往外跑,别让我操心。还有你爸,最近加班越来越频繁了,这都十二点了还没回家,你要懂事……”
“妈,没什么事我就回屋了。”苟小云尴尬的挠了挠头,也不给他母亲继续开口的机会,连忙逃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看着这落荒而逃的背影,王慧琴默不作声地叹了一口气,不过随后又想到,自己儿子勉强考上了大学,她还是有些欣慰的。
苟小云习惯性的打开电脑,先是登陆英雄联盟,这才发现已经维护更新了。百般无聊中,苟小云在贴吧、论坛这种地方开始闲逛着,发现竟然有不少帖子都在热烈的讨论着。
“dopa惨遭狙击,饮恨国服第二!”
“神秘路人怒抢mlxg的打野位,一切只为针对dopa!”
“深度解析,神秘路人‘随风散’究竟是哪位职业选手的小号……”
苟小云摸了摸鼻子,随意浏览了一下后就叉掉了网页,他手托着下巴,喃喃自语道:“那个dopa确实挺厉害的甲午兵戈,如果不是有些运气成分,那一局恐怕不会赢的这么轻松,至少要费一番功夫才行……”
随后苟小云双手快速的在键盘上跳动,极短的时间就输入了dopa这四个英文字母,查了一下资料,苟小云这才发现空想家乐队,原来那个玩家的rank实力竟然是世界金字塔级别的!
其实苟小云也知道自己的游戏天赋过人,从小到大,无论是什么游戏,他很快就能打通关。
接触到了竞技游戏之后,更加一发不可收,少有敌手。在电子竞技领域是个天才的苟小云,在亲朋好友、邻居,甚至是父母眼中却只是个不学好的坏孩子。
平常苟小云很少接触百度这种东西,他用电脑只有一个目的——玩游戏。可现在处于维护更新期间,他一时半会也睡不着,于是就多浏览了一下网页。
苟小云脑海中又冒出了“代练”这两个字,无论怎样都挥之不去,好奇之下,他简单的查了一下有关于英雄联盟代练这个行业。
良久,苟小云半信半疑的加上了一个QQ,对方重金招收高质量打手,苟小云也就抱着试试的想法来问问。
“你好,请问我可以当代练吗?”
苟小云打出的字很是幼稚,不知情的人绝对会认为这是个小学生。
过了蛮久,这个网名叫‘纵横工作室’才回复:“请截图发一下你的大号信息,必须要带上是你本人号的证据ca1837。”
苟小云有些头疼,现在服务器维护,登陆不了游戏也就没法截图,所以苟小云也就没有继续回话了。他关掉电脑,洗了个澡就去床上躺尸了。
而在一家工作室内,还有一个青年男子彻夜难眠,他就是纵横工作室的老板。
“又是一个没实力跑来问的,这种人真是烦。”青年抽了一口烟,有些惆怅。
其实从苟小云发来第一句话开始,青年就知道这是一个瞎问着玩的,真正有实力的打手,怎么可能会问出这么小儿科的问题?
“现在手下已经没有打手有实力能够胜任这么大的单子了,哎,也不知道接这个电一青铜到王者的单子究竟是对是错……”青年唉声叹气,接着继续开始挨个询问打手。
……
喜欢睡懒觉的苟小云醒的特别早,说的好听点,是他想要抓住这仅剩不多的时间用来挣钱。
摸着良心说话,他是被别人打电话吵醒的。
“狗子,双鱼网咖等你。”电话那头留下这么一句话后,便匆忙挂断了。
“手里头没什么钱,不过好在会员卡里还有一点。”寻思了一番,苟小云利索的套上衣服,简单洗漱后,下楼朝双鱼网咖走去。
出了小区,苟小云嬉笑的来到一家早餐店,这是林诗琪父母亲开的小店,这么些年以来,苟小云都是从这吃早餐的。
“林叔,林阿姨。”苟小云亲热的打招呼。
林爸不冷不热的点头,继续忙活着手下的事情。“你这什么态度……”一旁的林妈白了他一眼,随即对苟小云微笑说道:“小云今天起这么早啊,吃点什么?”
“老规矩,还是水饺。”苟小云想到好基友胖子肯定没吃早餐,于是又补充了一句:“来两份,打包。”
“好嘞,你先坐,马上就好。”林妈穿着朴素,但言语中的热情却是传递到苟小云的心里。
仅是片刻,两份水饺已经打包好了,苟小云掏着口袋,捣鼓了好久也只有十块钱。
“麻痹,出来的匆忙都忘记多带点钱了。”苟小云喃喃自语,而后拍了拍脑袋,苦笑道:“林阿姨,没带这么多钱,先欠您两块,明早就给您。”说完,苟小云将手中那张皱巴巴的十块钱递到林妈手里。
“没事,这么多年了都,自家人这点钱就不用了。”林妈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这让苟小云有些自责起来,恨不得立马跑回家里拿两块钱。
而在一旁的林爸撇了撇嘴:“今天欠两块,明天欠三块,钱恐怕都拿去上网了吧。”
“说什么呢你,两块钱多大点事金秀贞,小云什么时候欠过我们钱了?”林妈推了推林爸。
“呵呵,如果我是致远,恐怕会把这小崽子的腿给打断!”林爸喋喋不休的念叨着:“网瘾这么大,真是丢人现眼,住在这的谁不知道苟致远家养了个没出息的儿子。”
林妈急眼了,把手中的勺子一砸,“老头子,你能不能少说两句秋本丽子?!”
“没关系的,林叔叔也没说错,是我自己没出息。”苟小云微笑道。
林爸冷哼一声:“我才懒得管你有没有出息,我可警告你,离我家诗琪远一点,别影响她学习,不然我揍死你!”
即便苟小云不在乎其他人的岁言碎语,可听到这话也着实有些难受村嶋孟。不过他也没怪罪林爸,依旧是没心没肺的笑着,默不作声的离开了。
临走临了,他也只是带走一份水饺,另外一份就没要了,无论林妈怎么说,他都执意如此。
一份简单的早餐,一张身份证,四块钱人民币爱新觉罗州迪,过时的智能手机,这些就是苟小云身上所有的东西。
到了经常光顾的双鱼网咖,苟小云轻车熟路的找到胖子,坐在身边一台空机子,打开了电脑。
胖子到现在为止都没发觉自己身旁多了一个人,他带着耳机,全神贯注在电脑显示器上。
“回来守塔!守中路啊麻痹的,草你妈,剑圣你是不是傻逼?!”胖子气的直砸键盘。苟小云好奇的瞥了一眼,3/9的战绩使他嘴角剧烈抽搐了两下。
“胖子,胖子!”苟小云拍了拍胖子的脑袋,“别玩了,可以投了。”
见到苟小云一瞬间,胖子欣喜的摘下耳机,激动的双手搭在了苟小云的肩膀上,语无伦次的说道:“我要……要你……”
苟小云一阵恶寒,连忙甩开胖子的肉嘟嘟的双手,“兄弟,冷静!”
“我靠,冷静你妹,这波我胖哥不服。”胖子骂骂咧咧道:“行了别啰嗦了,你会玩英雄联盟吧?”
“会一点。”苟小云点头道。
胖子一把站起,指着电脑说道:“那就没问题,你的游戏水平我还是相信的,你来打,帮我翻盘!”
“我尽量吧……”苟小云看着杀3死9的战绩,不由擦了擦冷汗,哪怕是打他自己的号玩逆风局,也没有像现在这般紧张过。
局势不是一般的不乐观,简直是让人绝望的局,哪怕让职业选手来接手,恐怕也束手无策。而且,胖子玩的还是暗夜猎手维恩这个英雄!
苟小云快速扫了几眼,局势已经摸清楚了,时间接近四十分钟,而VN的装备只有堪堪两件!好在胖子没有出错装备,破败、幻影之舞外加攻速鞋。
被破两路高地,庆幸的是大龙还在刷新期间,对方身上没有大龙buff。
看着上路高地前五个人在跳舞,胖子气的咬牙道:“妈的上!干死这群嚣张的逼崽子!”
“上个屁,吃你的水饺别废话。”苟小云翻了翻白眼。
听言,胖子这才注意到桌子上有早餐,于是他连忙吃了起来,边吃还边问:“你吃完了?”
“还没,我不喜欢吃水饺,打完这局给我一块钱,我买一桶方便面吃。”
苟小云快速说着,与此同时也在和队友打字交流:“安妮保护我,谁打我你就大谁。”
安妮:“坑比,滚!”
“草你妈的垃圾VN,挂机好吗?”
“笑死老子了,这么菜的ADC也好意思说求保护。”
“儿子,快回话啊,到底敢不敢跟我出去solo?”
看着队友一个接一个的嘲讽、辱骂,苟小云眉头渐渐皱了起来。胖子气的脖子都粗了,可却束手无策。
苟小云叹了口气:“胖子,没办法,看来只能靠自己了。”说完,他毫不犹豫的在商店快速购买了一件装备。
这件装备价格非常便宜,它的名字叫做……
“买水银干嘛?这种局势应该出血手啊!”胖子有些不满的嚷嚷道。
苟小云可不管胖子怎么说,现如今,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电脑显示器里。
此时敌军五人飞快的拆着防御塔,在这种情况,唯有塔下打团才有一线机会,绝对不能让防御塔被破!
可即便如此机场大亨3,也不知道该怎么寻找机会,对方打的很稳健,硬是不在塔下开团,只是推着塔而已。一般情况下来说,面对这种绝望局,唯一翻盘的机会就是祈祷对面浪两波,除此之外,还真别无他法!
苟小云不知道这是什么分段,想必也不会低于黄金就是。
“没有机会,总要创造机会的。”
在胖子目瞪口呆的眼皮底下,苟小云身为一个ADC,而且还是非常脆弱的VN,此时竟然独身一人冲上前去攻击对方的近战英雄——影流之主,劫!
“操,这垃圾VN还敢上来打?这是在作死!”伊泽瑞尔冷哼不已,抬手甩出一发Q技能【秘术射击】。
面对呼啸而来的攻势,苟小云沉着冷静的甩了一下鼠标,轻而易举躲过了这一发带着冰拳减速效果的秘术射击,就连自己Q技能【闪避突袭】都未曾使用。
情况发生的太突然,以至于都没时间来打字交流,不过在这种关头,苟小云与队友沟不沟通都无关紧要了。即便能够有这个时间来打字,苟小云肯定是被队友骂的,指不定什么脏话都滚滚而来了。
就当苟小云全神贯注打算开战之时,对方竟然没有冲上来开团,而是退出了塔外,又等待了一波小兵进塔,这才不紧不慢地继续拆起了塔。
“我都这么跳了,对面怎么还能忍得住?”苟小云紧锁眉头,连忙问道:“胖子,你这是什么分段?”
“白金!”胖子又骄傲的补充一句:“电信一区,艾欧尼亚!”
“白金分段……”苟小云有些疑惑,按道理来说,白金分段很少有这么‘会玩’的玩家,稳健到这种程度,用苟小云的判断来说,最少也是钻3以上。
就在苟小云一心二用思考之时,突然,对方的劫扔了一个分身在VN的脚下,打了苟小云一个措不及防,容不得过多思考,苟小云二话不说连忙用出移位技能。
闪避突袭!
虽说躲开了手里剑,但却未能躲开劫的E技能,伤害很高,以至于高到让苟小云有些受不了。如果只是这样还好说,可最致命的却是——减速效果!
“等把这个VN给秒了,这个单子也算是打完了。”操控劫的玩家喝了一口可乐,冲着他身旁另外一名青年说道:“别拆塔了,速度结束吧。”
“稳一点吧,万一出了岔子就不好了,到时候又得打两盘才行。”玩伊泽瑞尔的青年皱着眉。
劫嗤之以鼻道:“打这种局你还这么小心翼翼的,丢不丢人?”话音刚落,影流之主劫开启幽梦之灵,气势汹汹地朝着苟小云的维恩冲来!
见此景,所有人都知道这是要开打团战的节奏了,庆幸的是,没有谁挂机,五个人的状态都还算挺好的,而作为前排的鳄鱼,没有犹豫激活大招【终极统治】,也是冲上前将其在塔下开团!
团战,一触即发!
【禁奥义!瞬狱影杀阵】伴随着冷笑声响起,劫以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飞向苟小云,随即维恩身上出现一个黑色的X印记。
站在苟小云旁边的辅助锤石,立刻给他脚下扔了一个魂引之灯,这个W不是用来位移救人的,只是给维恩套上一个护盾,使其帮忙承受一些细微的伤害罢了。
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版本了,一般情况下来说,一场团战所要战斗的时间是不短的,所以维恩很少有一开始就立马开大招的。
可眼下的情况不容多想,对于这把的局势来说,最大的威胁只有劫一人!苟小云没有丝毫犹豫,立刻开启大招!
——终极时刻!
【闪避突袭】翻滚出一个诡异的角度,进入短暂隐身状态,躲开劫恐怖伤害的后续技能,手速快到以至于让劫都没来得及吸破败王者之刃!
暗夜猎手,举着手中的圣弩搭在身前,一双冷静无比的冷眸注视着影流之主。
噗的一声,抬手攻击!
一箭!
如果队友给力,或者胖子给力一点,此时的情况应该是队友都纷纷围绕着薇恩打,阻挡一切外来的进攻。
可现实却是,除了辅助锤石之外,其他所有人都一股脑和对方激烈拼杀起来,根本就对苟小云不管不顾!
“哟呵,手速变快了?”影流之主冷笑一声,立马在地上插起真眼。
见此景,胖子怪叫道:“卧槽,这个劫好脏啊,都他奶奶的这么惨了,还带真眼!”
其实苟小云也不感到意外,早在开战前,观察好所有敌人的装备是他的习惯之一,很多高分段玩家也是同样如此,对于这个真眼,苟小云早就做好了处理措施。
处理方法很简单,那便是杀劫!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苟小云手指在键盘上快速跳动,悄无声息的按下了E键刳屋敷剑八,【恶魔审判】!
一声呼啸声,带着肃杀之气之箭飞射而出,把即将触碰到薇恩的影流之主给狠狠地击退!
胖子嚷嚷道:“狗子,咋回事啊你,会不会玩啊,E技能留着钉墙啊!”
“嘘,安静。”苟小云轻声呢喃道。此刻,他的瞳孔中只剩下了劫一人,哪怕装备差距巨大,他也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和劫进行单挑!
一个ADC和中单刺客的决战!
让我们来猎杀那些陷入黑暗中的人吧……
啪!
泛着银光的圣弩之箭穿透过影流之主的身体怀柔青龙峡,恐怖的第三箭瞬间触发【圣银弩箭】的被动效果,百分比以及额外伤害打出,哪怕劫的装备很好,可这种伤害也是不俗的。
暗夜猎手,抛开鞋子和水银不谈以外,仅仅只有攻击性装备,即便如此,他照样也能打出巨额伤害!
“哦?还秀起来了?那我吸你一口,看你怎么跟我玩。”劫邪邪一笑,带着嗜血的笑容靠近暗夜猎手,破败王者之刃激活而出,刹那间暗夜猎手脚下的速度渐行变得缓慢。
摆在苟小云面前的只有两条道路,要么交闪现,要么以牙还牙,同样的也使用破败,这样不仅能把自己被偷走的那部分移动速度吸回来,而且还能摄取更多移速。
可苟小云两样都没选,他走出了另外一条意想不到的道路——基本功!
没错,就是拼基本功,走砍!
苟小云握着鼠标,另一只手搭在键盘上,双手快速跳动,杂而不乱,乱中有序,仔细反复观看的话,会发现这是有节奏感可言的。
走砍这种微操作,基本是所有玩家都必须要学会的,就跟补刀一样,十分重要,特别是ADC这个位置。
一个走砍到极致的维恩,能够轻易风筝绝大多数英雄,哪怕是劫这种以灵活多变而著名的刺客也不例外。
普攻!
扣动扳机,再射出一箭!
抬手,第三箭!
退,继续往后退!绝对不能让劫碰到自己!
苟小云的手速极快的控制着,和昨晚单手玩小丑简直判若两人,微操作这种东西,他照样也会!
肮脏的蠢蛋!
维恩接近完美的走砍,以及在刀尖上跳舞般的走位,将输出最大化,单论基本功,苟小云将这方面发挥的淋漓尽致!
苟小云眯起眸子盯着显示器上劫的身影,依旧沉浸在战场当中,而身旁的胖子早已看呆了。
“真,真他妈牛逼……”胖子瞠目结舌道。

转载请注明:金默玉 >> 全部文章 » 怀柔青龙峡神秘龙瞎虐泉faker,背后居然是中国代练少年...-联盟助手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