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刷欢乐豆神奇的“鸟屎”-公子望溪

47 Views
神奇的“鸟屎”-公子望溪

长篇连载《茧》30
巴城市南有座珍珠山,距离中心城区约莫二公里路程诗囚是谁,封秋云公司开发的竹云居高端别墅项目就在珍珠山下。
封秋云开车载着李喊,沿着蜿蜒曲折的盘山公路朝珍珠山顶上驶去。山深林密,空气清甜,半山腰上居然有一个小小湖泊,像一只大山的眼睛,秋波盈盈脉脉含情,湖边修竹,像长长的睫毛般,微风拂过羞怯怯的颤动着,打量造访她的客人。珍珠山并不高,山形也较舒缓,不到十分钟就开到了山顶。
山顶不知何年修建了一座摘星亭,画角飞檐倒也古朴。封秋云和李喊登上亭子最高层,极目四望,珍珠山连绵起伏,郁郁葱葱,仿佛一只雄狮守候着巴城南大门。整个巴城尽收眼底,高低错落的房屋、工业区青烟袅袅的工厂、北面浩浩荡荡的东定湖。李喊好久没登高望远,此时看眼前风景,不觉胸中块垒尽舒,笑着对封秋云道:封总,你今天叫小弟出来,不是就为了看风景吧?
封秋云伟人一般单手插腰疼爱妈妈歌词,左手梳理着头上的自然卷发,呵呵笑道:兄弟,如果没有事求你,哪敢耽误你的宝贵时间,你的时间比明星出场费还值钱的,先带你来山顶看风景,让你先领略一番“江山如此多娇,引无数英雄竞折腰”火影杀,才有昂扬的斗志哇!
李喊回道:我是初生牛犊,才疏学浅,只怕有负重托。
封秋云正色道:兄弟,英雄不问出身,我第一眼看你,直觉你将来必成大器,加之你是钟誉老板推荐的,我自然会信服了。人的成功是有轨迹的,你看譬如钟誉老板,十年前也不过是个理发师而已,因为好学上进,为人处世讲义气,被市委一位领导所欣赏,慢慢才发迹起来,现在已经是亿万富豪了。这个时代不缺乏机会,你年轻,有冲劲,聪明,这些就足以为成功的资本了。
李喊不再推辞,道:承蒙封总信任小弟,我尽力就是了。
封秋云一手搭在李喊肩上,娓娓介绍着他的项目。星河地产是巴城老牌的房地产公司,以前主要开发市中心的商住楼,且以商业地产为主,而这次珍珠山下的竹云居项目,是星河房地产公司在巴城开发的最大地产项目,占地有500亩之大,当时拿地价格很低。第一期100亩是多层洋房,已经入住六成业主,由于地理位置离市区较远,市场反响并不太好,加之物业管理公司是自有的,经验欠缺,经常业主跟物业发生冲突。眼看第二期的别墅群已经开工了,但蓄客不理想,股东们都有些心灰意冷了。封秋云作为董事长,心里也没了底,想请李喊出谋划策,能否让项目在市场上重新建立良好的口碑。
李喊道:房地产项目我真还没有接触过,不过再大的项目,经常也不过是雕虫小技就能出奇致胜,星河地产有成功案例,肯定是有在市场立足的力量,现在进入瓶颈,无非是少了一双发现亮点的眼睛,“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反之,一个小小的策划也可能让项目辉煌起来,您还是带我到项目看看,摸摸底子再说。
封秋云点头称是,道:我们星河地产算是非常阳光的公司,无论拿地手续还是施工程序,都算得中规中矩的,不像钟誉总是希望投机取巧牟取暴利,反而存在巨大风险,这次想围标天狗街旧城改造项目,我看也并非那么容易的事情,你能帮则帮,没必要将陷到里面无法自拔。
竹云居开发已经有好几年了,第一期多层洋房差不多入住有四五年之久了。星河地产在建设投入还是很舍得花钱的,小区正门仿照巴黎凯旋门建造,汉白玉铺满整个大门,煞是雄伟壮观。左右两匹铜铸的骏马,神采骏逸,腾空而起。进入小区,楼间距特别宽阔,小区道路铺设改性沥青,虽然有些坑坑凹凹,还算干净。特别是小区的绿化配套,全部栽种着巨大的乔木,香樟、国槐、栾树、梧桐树等大多是三五十年树龄了,整个小区绿荫瞳瞳如盖,树上鸟鸣啾啾,阳光从树冠的缝隙筛下来,地上散落着金色的光影。已经入住的居民,大多是城南国有化工企业西重炼油厂的职工,图上班方便才购置在竹云居安家。
李喊沿小区环形道路转了一圈,并未发现什么大问题,对封秋云道:封老板,这小区放在市中心都是顶尖的配套,为什么业主还不满意呢?
封秋云脸带愁容,吴正元道:这些业主几乎都是一个单位的,人心又齐,喜欢吹毛求疵,物业费老拖着不交,还一再指责我们物管不专业不贴心,到外面一传,严重影响我们小区的口碑玛丽安保莱,所以,我们担心我们后期开发的别墅销售出问题。
巴城政府早就提出加快城镇化建设进程,城市人口至少在五年内要扩大一倍,由一百万变成两百万。加之打造制造业名城的规划,外资企业纷纷进驻,外来人口目前已经不下二百万,只要有人,就必须要有房住刘航悦,所以房地产建设是一个方兴未艾的产业。李喊这样分析着,道:你也不要过于担心,无非是物业服务有些不足,相对而言这是软件,不难改变的。
正说着,路边一条大汉对着停在边上的小车咆啸着:我操他妈!这鬼地方张玉珊老公!尽是鸟屎!物业都吃屎的啦!
旁边一个巡逻的保安听到,怒不可遏吼道:你他妈骂谁?混账东西,鸟拉屎的事我们怎么管?难不成给天老爷做个裤头裹住不成?
封秋云怕人认出难得扯皮,远远躲在树荫下。李喊走近看时,只见这个业主的奥迪小车车顶和玻璃上布满了斑斑点点灰灰白白的鸟粪,仿佛长了个癞痢头,着实恶心之极!
这大汉一闹,安静的小区里走出来十多个业主,义愤填膺一致声讨物业不专业。
保安也不示弱,对讲机里一喊,二十多个保安也全副武装冲上来,现场气氛剑拨弩张起来。
李喊上前问一个年纪稍长头发花白的业主道:先生,到底怎么回事?
这业主看着李喊,嘴角一撇:你谁呀?自己不会看事?
李喊急中生智,道:我是市房产局物业科的,来了解小区物业管理。
这下业主仿佛找到娘家人,一下把李喊围了起来,吵吵嚷嚷炸开了锅。李喊指着这位年纪大些的业主道:大家安静一下,他做代表,一个人说就是。
花白头发吸吸鼻子,道:我们这个小区,第一期根本没有地下停车场的,汽车只能停在路边,我们几乎半数以上家庭都有车,哪知道这里脏得要死,车子一停下,一小时不到就落满了恶心巴拉的鸟屎!你说烦不烦?天天都要洗车,一个月洗车都得几百上千块钱!我们业主就认为这是物业的责任,物业费我们坚决不交,抵洗车费用!
旁边一位貌似物业管理人员中的头目,反驳道:哪条法律规定了小区不准有鸟屎?你们就是无理取闹!
眼看又要吵起来,李喊摆手制止住了,一本正经问道:除了这些问题,物业还有没有别的问题?花白头发道:只有这个是大问题,大家都是工薪阶层,一个月几百上千块洗车费用,哪个承受得起?其他问题都好说,我们不提也罢。
李喊略略一想,说道:业主们确实是闹心,物业费交得冤枉了些,但物业说得也有自己的道理,这些事情没有定论,但又必须得有解决方案。这样,你们干脆通过司法解决,业主委员会可以到法院申诉物业不作为,卫生不达标,让法院来判决就是了。
物业方的那一群人听了,哄笑起来,道:行啊,法院要判我们给老天爷做条大短裤兜住屁股的。
这提议一出,业主们和物业管理人员都赞成,业主们当即推选了代表,成竹在胸对物业人员道:哼,叫你们狂!法庭见!
保安们把玩着手中的橡胶棍,啐道:怕你们个鸟!法庭见!
待两边散去后,封秋云才从树后蹑手蹑脚做贼般闪出来,苦笑道:李总,你都看到了吧?简直一伙刁民嘛!
李喊脸上笑得花枝招展,指着他道:好事好事!马上就全部解决了!
封秋云满脸疑惑,待要问李喊时,李喊却制止了,道:封总,我们现在是合作关系,你要解决的问题是消除第一期业主对项目的负面传播,并争取在第二期别墅销售中成功蓄客,对吧?我可以签订合同了,保证一个月之内达成目标。
封秋云吸着蒜头鼻子,半信半疑道:那行吧,你拟个合作协议,费用你定就是了,钟誉说你是巴城第一策神,应该有几把刷子的。
十天后,巴城电视台新闻频道黄金时段播出《民生记录》栏目,以《楼盘尽是鸟屎,业主集体告状》为题详细报道了竹云居业主和物业的官司,并连续几天进行跟踪报道。竹云居楼盘的超宽间距、完美的绿化、宽阔的小区道路给观众留下了极深印象,而真正的官司民众倒不太关心。美女主持凌燕长发飘飘站在现场树荫下解说:腊梅刚谢,海棠又开,竹云居颇有“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的诗意,但小区居民因为车顶布满鸟粪而引发的这场官司,颇有喜剧色彩,我们可以戏称这是上帝给的礼物,至于物业和业主们如何达成统一意见,我们将拭目以待。
《巴城日报》记者也采访了这一案件,系列报道题为《一颗鸟粪引发的官司》,详细采访了业主的烦恼,但更多的是对竹云居这个生态楼盘的褒奖,梁述总编加了点评道:竹云居的物业有什么好办法呢?难道把树砍掉来驱赶飞鸟吗?这是削足适履,且不符合环境保护法,当然业主们的诉求也有一定道理madfan,至于如何做到皆大欢喜,这倒是一个新课题,但我们想说,这是一个幸福的课题!
沸沸扬扬炒作了半个月,整个巴城引起了轰动,市民们戏称:多么想住在一个有鸟屎的地方。竹云居物业最后与业主协商达成一致意见:为避免再遭受鸟屎之殃,凡有车停放的业主,由物业统一购买车衣盖上,车衣清洗也由物业负责,但车主必须每月支付两百元服务费给物业。
当然,这是李喊给封秋云出的主意儿。
而竹云居别墅的广告已在巴城铺天盖地打了起来,主题自然也是“鸟屎”:住在竹云居,你千万当心你的爱车被鸟屎砸中!
由此衍生的宣传主题也有很多,例如:住在竹云居,想睡懒觉不容易,因为叽叽喳喳的鸟叫,让你烦!
巴城声屏报网,一派繁华“鸟屎”!
这一日,城南竹云居的售楼中心来访客户人头攒动胡鳕,再不似往日冷冷清清,喜得封秋云搂着李喊肩膀,在他胸脯擂了一拳,叫道:兄弟,未想到事态如此柳暗花明又一村,你的鸟屎策划不得了!以后我叫你鸟屎老板得了!
李喊反唇相讥笑言:是你封总走的鸟屎运,才有了这个反败为胜的策划,呵呵,不过,这次媒体朋友们帮了大忙,封总是不是找个机会感谢一下?
封秋云也是一点就透,自然也就借机给了主笔的记者们打了丰厚的红包。《巴城日报》记者得了梁述总编示意,每天总有一篇竹云居的系列报道,李喊每天必看,心道:梁述老师也是个成了精的老狐狸,天天盯着拍竹云居的马屁,一个豆腐块的报道只怕倒比整版广告收费还要高。
这天,刚打开《巴城日报》,头版头条赫然跳出现一条粗黑的标题来:《古窖元山登陆A股,明日即将挂牌》!心里不由一阵狂跳,心想这郝圣倒真是个人物,到底让他把事情办成了!自己当初经叶瑞芬推荐,差点就当了古窖元山公司的营销总监,说不定此时也顺带鸡犬升天了。心里多少有些失落感,仿佛野狗丢了骨头。正自神伤,手机响起来,一看,是大自然老板叶瑞芬打过来的。
叶瑞芬也是刚才看了报纸,声音很是激动,尖刻地说:你个傻瓜喊伢,我早说要你去跟了郝总,你总是自命清高,现在怎样?你看看,人家真的上市了!公司身份以数十倍升值,错过了多好的机会!
李喊苦笑道:叶子姐姐,命中注定我是劳碌命,怪不得人,呵呵。
那行,晚上我请你吃饭,安慰安慰你那颗受伤的心!哈哈哈哈。叶瑞芬笑得惨无人道。
李喊答应了,然后埋头帮竹云居别墅写新的楼书文案,心里却乱七八糟怎么刷欢乐豆,写的东西狗啃了一般了无章法。
未到下午五点,叶瑞芬开了红色小车载着李喊到了名典咖啡语茶,落座后,叶瑞芬看李喊脸上苦大仇深,笑道:怎么,一札红火从胯下钻跑了?心里不爽转世汉王?
李喊摇头道:我当时只道郝圣老板眼高于顶,考虑事情超然物外,天马行空,担心与其共事话不投机,跟不上他的思维,没承想,他还真有这个本事,一个空壳子公司竟然搞上市了,确实是本事!
叶瑞芬呵呵大笑,道:你不知道我这个表兄,他自小就有许多奇思妙想,记得十一二岁的时候,郝表兄看爹爹妈妈种田,一季稻子要拔秧插秧割稻“三弯腰”,觉得太过复杂,自己搞了一小块水田搞试验,把谷子撒在泥巴里任他生长,结果也能长出谷子天才钓鱼郎,只是产量低些而已,但方向是正确的,你看现在,许多地方种田的方法也采用“撒谷”了,说明他有前瞻眼光的。
郝圣自是绝顶聪明,不然他不会打破传统,在从无黄酒消费习惯的巴城创立古窖元山黄酒品牌,而且风生水起,而今一旦上市,郝圣的身家至少好几个亿!李喊心道:男人做到这样子,才是真英雄!
叶瑞芬沉浸在郝圣上市的喜悦中,拿出手机道:郝表兄此刻只怕正在大酒店举办庆功宴了,我且打个电话祝贺一下,说不定能买些原始股,发笔小财,嘻嘻。
拨通郝圣电话,叶瑞芬正待将准备充分的祝贺词说出来,那边却传来郝圣深重的叹息声:古窖元山完了,深交所紧急叫停公司上市了!
叶瑞芬手机呯的掉在地上,也不去捡,只是喃喃道:市场真是瞬息万变刘秀晶,没想到,完全出乎意料!
第二天,不但《巴城日报》,全国各大经济报头版一律报道同一新闻:《古窖元山紧急叫停挂牌,招股说明书涉嫌造假》。
往期精彩连载:
原创|长篇连载《茧》01
原创|长篇连载《茧》02
原创|长篇连载《茧》03
原创|长篇连载《茧》04
原创|长篇连载《茧》05
原创|长篇连载《茧》06
原创|长篇连载《茧》07
原创|长篇连载《茧》08
原创|长篇连载《茧》09
毒蛇的艳遇
女神的第一次居然在出租房里……
瓦罐不离井上破(茧12)
打开门做生意
美女卖酒
醋海翻波
相思湖的爱
500只鞋子寻主人
去他妈的文人!
遭遇拆迁
那个小萝莉想拍拖
山人自有妙计
姐姐没开玩笑
我是不是真男人?
"杀死“来了!
少妇魅惑
梦里身上的男人是别人
“鸡头”终于死了
第三只眼看世界
小诸葛开了天眼

转载请注明:金默玉 >> 全部文章 » 怎么刷欢乐豆神奇的“鸟屎”-公子望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