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去掉脸上的黄褐斑然 枭 第九十八章 (连载古代小说)兀-花开倾城时

75 Views
然 枭 第九十八章 (连载古代小说)兀-花开倾城时

倏烨亭
难得哥舒先生有空来恺儿小姐这里做客,当真让人不习惯。
他回忆前天小晴突然来找他,神秘告知:“那日我见公子将信函拴在信鸽身上,又将信鸽放飞。”
哥舒先生再次确认问:“你确定?”
小晴为难回答:“嗯……虽然我不愿承认,但公子最近时常与不知名的神秘人通信。”
这样做或许会让小晴充满负罪感,但她是个深明大义的女孩,断不能因为儿女情长而误了国家大事。
她有预感,瑞暄的通信并不那么简单……
哥舒先生这样想着,恺儿小姐很贤惠的奉上一杯茶。
待他回过神,端起茶杯,细心品味,乐在其中……
“能在这样初秋的九月品尝小姐亲手沏的茶,清凉爽口,小姐蕙质兰心,在下荣幸之至。”
恺儿腼腆一笑,不好意思道:“多日不见先生,倒是学的油腔滑调,就会贫嘴!”
他放下茶杯,笑道:“我说的是实话,小姐何出此言!”
恺儿满意一笑:“不过看在你很少夸我的份上,就勉为其难接受一下!”
玩笑归玩笑,她冰雪聪明,当然猜到哥舒先生无事不登三宝殿,来倏烨亭定是有要事。
她似转移话题:“汗王前些日子一举夺下达渥,可谓声名大噪。现在整个兀然都认为他是真命天子,将来更可以一统天下,想必现在的他是乐不思蜀!”
哥舒先生替汗王谦虚道:“小姐言重了,如今的汗王比起从前更加日理万机,奋发图强,丝毫不敢懈怠。至于什么真命天子一统天下,无非以讹传讹,这种市井小民的传言,想必你也不会相信。”
恺儿又帮哥舒先生续了一杯茶:“不过我倒是很为你们高兴。能够一统兀然是汗王毕生夙愿,现下离他的鸿鹄之志又近了一步,当真可喜可贺!至于先生,如果有朝一日汗王登基九五,想必也是你功成身退之时。”
哥舒先生又端起茶杯,品着茶。对于这一点,他非常赞同,很多时候,他又何尝不希望自己可以早日脱离权势名利的苦海。然而却事与愿违,一出仕便是六年的风风雨雨。
身不由己,这个词在此刻看来,他更能感同身受。
就在两人聊的投机之时,却见一只信鸽在恺儿小姐府上门前徘徊……
哥舒先生立刻出门,纵身而起,将信鸽抓住。
其实他今日前来找她,主要目的就是等候这只信鸽,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让他等到了。
他将信鸽身上的信拿下来,打开后仔细阅读。
其实信的内容很简单,但哥舒先生的表情却很凝重。
恺儿不解问:“先生,你还好吧?”
他没有做过多解释,而是直接将信递给恺儿。
她看了信的内容,也显得有些慌张。
“先生,这……这该如何是好?”
他将信又系回信鸽身上,带着信鸽直奔尚书阁……
尚书阁
哥舒先生一刻不耽搁紧急汇报给汗王。到了尚书阁后,薛邵晨正巧也在里面。
汗王正在批阅奏章,知道哥舒先生来,立刻放下笔:“先生前来,是有要事和本王相商?”
哥舒先生道:“是有一件事,需要汗王定夺。”汗王问:“什么事?先生但说无妨。”
像哥舒先生如此聪明之人,言语解释明显过于繁琐。干脆将信鸽身上的信取下来,秘密呈给汗王。
汗王接过信,大概看了一遍,瞬间感到震惊。
他握着信,语气低沉问:“先生是在什么地方截获这只信鸽?”
他回答:“在恺儿小姐的府邸,信鸽飞来的方向是东南方张凡俊。”
东南方位,那里是沁馨小竹所在的位置。而信鸽却是一路西飞,最后的目的地便是金吉城。
这是瑞暄写给哒粤王子的信,信的落款名字正是瑞暄,毋庸置疑。
哥舒先生试探问:“难道汗王不觉得这封信是在下伪造的?”
此话一出,汗王便猜到他已经知道那三十万大军的来龙去脉,更知道自己对他的怀疑。
汗王很冷静道:“先生没有那样做的必要。本王迟早要和瑞暄见面,如果你想要伪造,也会被识破。”
薛邵晨上前问:“汗王,这件事您打算如何处理?”
汗王冷笑:“处理?你让本王处理谁?”
汗王心知肚明,瑞暄这样瞒天过海和金吉城的哒粤王子私自通信,无疑是通敌的大罪。
汗王似乎很冷静,他又将信函栓在信鸽身上,走到尚书阁门前,再次将信鸽放飞,让信鸽将此消息带去金吉城……
对他这一举动,哥舒先生和薛邵晨有些诧异。
既然被截获,为什么还要将信鸽放回,仿佛此事没有发生过一样。
薛邵晨不解问:“汗王,您这是……”
汗王只道:“今天这件事,你知我知他知,绝对不能再有第四个人知道,你们两个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是。”
很明显,汗王有意在保护瑞暄。当然他在乎的也不是这封信的内容,而是瑞暄居然真的和金吉城哒粤王子有来往……
汉风书院
薛邵晨一个人坐在书房中,回忆着昨晚汗王交给他的东西。
那是一本诗集决战关东,曾经他在达渥莫伊草原赠给锦闽的亲笔攥文。
锦闽在临死前,亲手交给汗王转交于他。
睹物思人也不过如此,他望着窗外一轮残月,思念故人,内心凄楚。
他到底不是杀伐果断的汗王,也不是骁勇善战的将军午后薰衣茶。
一介文臣,面对如今的刀光剑影,生离死别,更多的是无能为力,却不能阻碍汗王前进的步伐,只能选择暗自神伤……
回忆着锦闽曾说的话“你不在达渥,对这里的民俗风情不了解。达渥不同于兀然东部,这的百姓朴实,善良,与世无争,我也不想他们卷入战乱。至于善勒齐汗王,更是偏安一隅荣继敏,毫无争夺天下之心。这般赤诚心性,只愿他永享安宁,不被世俗打扰……”
沁馨小竹
瑞暄一个人在棋室下棋,一只手执白色棋子,另一只则是黑色。
他很喜欢和自己下棋,因为他的左手和右手到现在都没有分出胜负。
却不想汗王这时进来了,悠悠然道:“你这样左手和右手下棋,不会觉得无聊吗?”
瑞暄听到汗王的声音,立刻放下手中棋子,站起身,怎么去掉脸上的黄褐斑缓缓鞠躬:“见过汗王。”
汗王扶起他,善解人意道:“瑞暄不必多礼。本王这样冒失前来,可有打扰你?”
瑞暄没有说话,从他的表情分析,应该是没有介意汗王的不请自来。
他直接问:“汗王今日前来,有何事?”
汗王想起那封信,心中还是有所疑虑。
但这件事没有直接问瑞暄的必要,很多时候,心照不宣就好,无需让彼此间仅剩的美好都遗失……
汗王想了一下,又道:“如今达渥都被归为固仑特的附属郡,那么接下来便是金吉城。”
瑞暄转身看向他:“汗王刚刚征战沙场回来,很多事都需从长计议福耳库斯。”
汗王看看瑞暄,意犹未尽:“你也认为金吉城会如此难以攻下?”
瑞暄语言极其冰冷:“我不会带兵打仗,这个问题汗王要去问诸位将军。至于我也是出于对将士们的考虑,希望他们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汗王听了这句话,内心总有种嘲讽。无谓的牺牲,要知道固仑特近十万大军,就是因为瑞暄和哒粤王子的一次飞鸽传书,才惨遭埋伏。
汗王问:“那么瑞暄是不是也认为如果我们和金吉城议和会更好些?”
瑞暄总觉得今天的汗王有些奇怪,似乎话中有话。
但最终他选择不动声色:“议和?汗王是什么意思?你决定不攻打金吉城?”
汗王否认:“自本王登基之日起,统一兀然便是一生的夙愿。只是连年征战,害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与刀光剑影中,本王深感惭愧。所以这次我想派出使臣出使金吉城,与其和谈,让他们归附固仑特。无论开出什么条件,只要在本王能接受的范围内,一并答应他们。”
听到汗王暂时不出兵金吉城,瑞暄沉重的心情似乎得到缓解。
他又冷静问:“汗王为什么突然有这种想法?”
汗王回答:“刚刚本王不是说过,连年战乱,遭殃的总是百姓。就算有朝一日统一兀然,但本王也不想落得生灵涂炭的千古骂名。”
瑞暄又问:“可万一和谈不成,汗王打算如何?”
他冷冷一笑:“那就别怪本王了。”
从汗王的笑容中,瑞暄看到他的霸气和杀伐果断。
但汗王转而又冲瑞暄温柔一笑:“所以这个重任就落在你身上了。”
瑞暄不明所以问:“我身上?请汗王明示。”
汗王解释:“其实这次前去金吉城议和的特使本王心中早已有了人选单连波,那个人就是你。”
“我?”
瑞暄非常震惊,甚至难以置信。
汗王觉得他的反应有些好笑:“怎么了?你不愿意?其实本王也是经过深思熟虑,实在找不出再适合的人选。”
虽然瑞暄早有去金吉城走一趟的打算,但他不想表现的过于明显,也道:“这件事,汗王不觉得哥舒先生比我更适合?”
汗王解释:“不尽然。先生是固仑特第一谋士,声名在外。如果他前去,金吉城一定会有所防备。”
瑞暄又道:“薛大人号称固仑特第一才子,汗王为何不遣他前去?”
汗王又解释:“邵晨办事向来稳妥,本王自是放心。可他毕竟是文臣,有思想上的束缚,又怕金吉城的人不将他放在眼里。”
汗王再次看着瑞暄:“但你不同,瑞暄虽然没有在固仑特出仕为官,但你的智谋胆识,独到的思想及应变能力,本王绝对信得过。”
汗王的话非常在理,瑞暄也没有再推迟的理由。
最后汗王又道:“而且……如果本王没记错的话,金吉城的哒粤王子,还是瑞暄的表兄,不是吗?”
此话一出,瑞暄瞥了汗王一眼。他终于有所警觉,汗王似乎对他的事了如指掌。
汗王没有理会他的眼神,接着道:“如果你去,想必会收到意想不到的结果。”
汗王的话听起来非常有道理,但瑞暄总觉得他的真正意图并非如此,但愿自己想多了。
接着,汗王从身上拿下一块玉佩,亲自交到瑞暄手上:“这是本王的信物,如今托付于你。即日起,你就是本王任命出使金吉城的特使。”
瑞暄知道没有推托的必要,接过玉佩,回敬道:“瑞暄遵旨。”
待汗王离开后,他又写了封信,拴在信鸽身上,再次将信鸽放飞……
甘乾宫
汗王回到寝宫,却无法让自己的内心平静。他已经有所警觉,还没等瑞暄的信鸽飞出固仑特王庭,就被汗王的人截住,将信交给汗王。
他打开信,阅览一番。
信的内容相当简单,就是说瑞暄即将上路,前去金吉城吸血鬼恒星。
汗王若有所思,将信栓回信鸽身上,再次将信鸽放飞……
这时,内侍禀报:“启禀汗王科塔尔综合症,哥舒先生前来求见。”
“让他进来。”
哥舒先生叩拜:“微臣拜见汗王!”
“平身。”
“谢汗王。”
汗王走到他面前,一本正经道:“今晚连夜召见先生,是有要事交给您去办。”
他从汗王的表情便猜出此事不一般,回答:“任凭汗王差遣。”
汗王直接道:“本王想要你代替本王出使西域。”
“出使西域!”
哥舒先生万万没猜到汗王会让他做这件事。眼下固仑特和金吉城剑拔弩张,随时可能擦枪走火。这种时候汗王不派他出使金吉城也就罢了,居然要牵扯进来一个毫无利害关系的西域,当真让人费解。
汗王很平静道:“至于其中缘由本王稍后会为你做出合理解释。只是事关重大,甚至关系着固仑特的生死存亡,关系本王能不能最终一统兀然。所以在这之前,本王需要你一个明确答复。”
哥舒先生表情严肃,问:“汗王想知道什么?”
汗王直言:“你的父亲哥舒栾,和当今西域王的交情如何?如果你此去西域,西域王会不会看在令尊的面子上,诸事为你行个方便?”
哥舒先生当然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家父当年在西域,算得上隐居于野的谋士。虽然他这个人生性古怪,但西域王的确对他另眼相看。”
汗王概括道:“那么先生觉得西域王会不会买你的面子?”
哥舒先生很严谨回答:“据臣对西域王的了解,如果真是这样,他会听臣分析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汗王拍案而起:“既然如此,本王任命你为西域特使,三日后启程前往西域。对了,这是一次秘密行动,任何人都不要说,就算是恺儿小姐也不要告诉她。”
哥舒先生一拜:“汗王尽管放心,臣定当不辱使命!”
汗王顿时内心有所缓解,又道:“那么本王就将这次的秘密行动告知与你,以及本王的意图和想法……”
他们密谈很久,汗王真在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两日后,瑞暄在仕昭和一队侍卫的陪同下,出发前往金吉城。
三日后,哥舒先生也在侍卫的陪同下,秘密前往西域。
十日后
瑞暄在侍卫的保护下,一路无惊无险,率先安全抵达金吉城王庭。
车马劳顿,抵达当日他并没有晋见金吉城汗王和哒粤王子。
西域王泉仁,王城
在瑞暄到达金吉城不久后,哥舒先生带的人马便秘密来到西域王城。
这里的民俗风情果然和兀然截然不同,完全是到了另一个国度。
随伺问:“先生今日打算进王宫吗?还是我们暂且在驿馆住下?”
他想了一下:“我们先在驿馆住下,毕竟随身携带的东西较多。待我拟好见西域王的文书,你送去王宫,明天一早我们便面见西域王。”
随伺回答道:“是,一切听从先生安排。”
夜晚
西域风情就是弥漫在一种和谐安乐之中。由于气候干燥,沙漠覆盖,因此这里树荫极少,但让人觉得视野开阔,心中没有纷扰,一片了然。
于是,哥舒先生便在驿馆的后院吹奏起他许久未动过的笛子。
笛声依然清脆悠扬,回荡在这寂静的夜空……
对于明日面见西域王,他内心有些起伏不定,这是汗王交给他一件特殊的使命,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他在思考,究竟怎样做才能不辱使命。
清晨
西域的清晨也和兀然的截然不同,离开许久,哥舒先生居然都忘记了这些。这里日出很早,虽然刚过三更,太阳却已逐渐升起……
总之已经睡不安稳,他便起身更衣梳洗,准备面见西域王。
走出房间,哥舒先生将笛子揣在身上,回头看着倾洒于一室的阳光,欣喜多过不安……
金吉城,王庭
翌日,瑞暄在侍从的引领下,来见他想见的人。
走过一片郁郁葱葱的花园,和一条幽静深远的小路,便抵达这里。
这里好似一间密室,一间谈论军机大事的殿堂。
下人带着瑞暄走进来妖魔军火商,道:“王子殿下,瑞暄公子到了。”
哒粤王子转过身,摆手示意:“你先下去。”
下人离开时,将密室的门关上,以免外人打扰。
哒粤王子虚伪讪笑:“瑞暄,我们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瑞暄没有回答,也没有表情。
哒粤王子盯着他看,甚至有些出神。因为他自认为自己是个聪明人,能敏锐到洞察人心论他妈的。可此时的他却无论如何都看不透眼前的瑞暄,是他隐藏太深,还是他本就是让人捉摸不透之人?
见瑞暄没有说话,他又道:“终于在金吉城见到你,你不开心吗?”
很多时候,哒粤王子和靺邪汗王有个极其相似的地方,就是脸上总带着笑意。
靺邪汗王的笑,是与生俱来的潇洒从容,韶光如华,千秋万代,刘进荣是自信坦然面对一切,一笑置之,且不服输的象征。
但哒粤王子的笑却不同。他是如火般炙热,如秃鹰般锐利深邃,让人捉摸不透允昌卡盟,甚至笑里藏刀,笑着就能要了对方的命。傲视一切,自负到目中无人。
因此瑞暄看着他,居然会联想到靺邪汗王,回忆着在固仑特时的情景……

转载请注明:金默玉 >> 全部文章 » 怎么去掉脸上的黄褐斑然 枭 第九十八章 (连载古代小说)兀-花开倾城时